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猎人的博客

半百人生无所寄,一枝黄叶任盘旋。

 
 
 

日志

 
 

(原创)中秋月正圆(随笔)  

2013-09-20 22:3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佳节是中华民族团圆的日子,据说今年又是“十五的月亮十五圆”。就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候,多年未联系的姑姑从台湾回来了,并且已到在周村工作的小叔家,小叔打来电话,让我去接姑姑,回东营老家。
(原创)中秋月正圆(随笔) - 老猎人 - 老猎人的博客
 
        姑姑是爷爷的五弟(我的五爷爷)的大女儿。据父亲讲,五爷爷曾在家乡教书,和他一起教书的还有同村的一个曾在国民党部队干过的人,日本鬼子进攻我的家乡时,这个人要重回部队,我五爷爷坚持要随他一起从军。当时老爷爷已去世,经大爷爷同意五爷爷随这人去了国民党的部队。直到1947年五爷爷从北京来信说自己在国军的队伍干均需官,准备去青岛,不久又来信说已到蓝村,随后家乡解放,五爷爷便从此杳无音讯。直到1984年姑姑通过在马来西亚的朋友转来信件,我们才知道五爷爷去了台湾,并早已退出军界。
        五爷爷在家已成家,并生有子女,可惜均夭折,据说五奶奶一直等到1958年才改嫁。姑姑的来信还说,五爷爷又娶了湖北襄樊的五奶奶,除了姑姑外,台湾还有两个叔叔。
        1985年姑姑陪奶奶第一次来大陆探亲,我正在外读书,没有见到她们。1998年夏天姑姑和叔叔还有叔叔的儿子一块回家探亲,也是我开车去周村接的他们。这时五爷爷和奶奶均已去世。后来几年姑姑每年还都给我们来一封信,近几年却一直失去了联系,今年春节父亲还念叨此事。
        中秋节的早上我开车去周村接上姑姑和台湾叔叔的儿子还有周村小叔,中午一家人聚餐,欢声笑语,亲情融融。特别是父辈的几个老人更是喜悦之心溢于言表,饭后我们又一起去看望生病在家的二姑,她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原创)中秋月正圆(随笔) - 老猎人 - 老猎人的博客
 
        晚上我在我工作的县城宴请姑姑一行,才得以有时间和姑姑细聊。据姑姑讲:五爷爷是在黄杰的部队干军需官(因为五爷爷当时在部队算是文化人)。当时在北京曾攒了一麻袋的金圆券,托人想捎回家,但后来因为解放军攻势太快,金圆券也迅速贬值,捎钱的人就把钱扔了,父亲也听从国军回来的人说过此事。五爷爷还是关心着这个家,可惜他老人家一直没能再回到这个家。
        姑姑讲:五爷爷在湖北襄樊干军需官时,认识了家开粮店的五奶奶,并很快结婚。随着国民党的败退,五爷爷随黄杰败退到越南,后辗转和五奶奶相聚,在越南的金兰湾生下姑姑。资料显示:“国民党中央军嫡系26军一部3879人,由第八兵团副司令官兼26军军长彭佐熙统率,由云南奔窜越北莱州。被法军送金兰湾羁居”直到民国42年(1953年)才被接回台湾。也许这3879人就包括我的五爷爷。到台湾后五爷爷是尉官,很快被安排退出军界,此后考进了税务部门(据说退役军官只有他们两个人考进)一直干到退休。在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中下级军官中算是境遇不错的。
        席间谈到两岸关系,姑姑问现在大陆和台湾关系较好,为什么大陆的“飞弹”还对着台湾。我说:在过去好多大的家庭,甚至到皇家,家里供着一根木棍或一块木板,叫做“家法”。但没有谁会说:这么和睦的家庭还供着“家法”干什么?姑姑哈哈大笑。
        姑姑问:美国和大陆开战,谁能打过谁?我说:美军不敢和解放军开仗。美军入侵,解放军可以派一个师的兵力挡住,并且命令:就是部队打光了也要挡住!美国总统如果说:就是死上2000人也要攻下来!那么他总统就别干了。所以世界上还没有敢和解放军对阵的陆军。
        姑姑问:你们希望国民党执政还是希望民进党执政?我说:我们和国民党有感情,我五爷爷就是国民党,我们还和国民党一起打过日本人。小叔连说:有道理!
        晚上安排姑姑一行到宾馆住下,今天上午开车将姑姑她们送回周村,小叔安排午饭,下午返回。晚上独坐灯前,写下上面这些文字,献给长眠在对岸的爷爷奶奶。

附:《三万国民党军队羁居越南长达3年》

 1949年12月,国民党军在湖南、广西、云南兵败后,有成建制部队30000多官兵退入法殖越南,居留长达3年6个月。

  假道入越

  蒋介石嫡系黄杰第一兵团于湘桂作战失利,余众17000人由昆仑关西撤。12月4日决定沿桂越边境开进云南,突闻百色已为解放军攻取,12月9日又悉云南卢汉“投共”。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电示黄杰,当前情势“应力求避战,保存实力,以安全为第一”,争取转进海南岛。陈诚自台北电黄称:“弟以贵部如出北海、防城,照目前情况看,恐事实上难于达到。不如并力西进,重行入安南,保有根据地。然后相机行事,留越转台皆可自卫,未知兄意如何?”黄杰召集团以上军官会商,一致决心“假道入越,转运回台”。黄遂电禀陈、白,并派员致文法国驻印度支那高级专员比荣和驻越法军总司令班加吉中将洽假道事宜。12月12日,由黄兵团参谋长何竹本少将与法国谅山边防军参谋长康士登上校在峙马屯签订“假道协定”。法方同意。华军以500人为一队入越;武器暂由法军封存;法方负责沿途安全警戒及提供食品;华方保证纪律严明,不扰法越民商。

  黄杰所部经宁明抵达边境爱店,该村与法军筑有碉堡工事的峙马屯相望,中间隘谷正成天然分界。1949年12月13日上午9时起,按先眷属、平民,次伤病(法方派有卡车载运病弱),后官兵,自爱店陆续过界。

  除黄兵团官兵,还有随行湘桂地方团队游杂、警察、流亡学生和平民(后续桂系部队及26军入越,也有上述人员同行),经禄平、谅山于12月18日抵达法方指定的蒙阳,即为法军监管软禁。蒙阳是废弃煤矿,因三面环山,即使大晴天也只有中午才能见一丝阳光,故名。但见荒烟蔓草,荆棘丛生,蚊蝇蛇鼠逞虐,既无房舍也无水电。官兵人等上山砍木斩草搭建草棚,半个月后稍安顿。法军常来搜抄,银元手表亦夺取。主食法方供每人每天米4两,官兵水土不服多病少药,死亡不断。

  李宗仁、白崇禧赖以纵横神州30年的桂系部队素号精锐,于1949年下半年遭解放军全歼灰飞烟灭。桂系残军,主要是张淦三兵团126军张泽湘和徐启明十兵团46军谭何易各一部,由龙州逃入越南,两广地方团队跟进,共万余人。由法军遣去莱姆法郎居住。越北该地自然环境好于蒙阳,生活遭遇与黄杰部同。

  国民党中央军嫡系26军一部3879人,由第八兵团副司令官兼26军军长彭佐熙统率,由云南奔窜越北莱州。被法军送金兰湾羁居。

  另外,由越南国民党首领武鸿卿收编广西鲁道源十一兵团一部,组编为越南建国军保大警卫旅,由水口关进越。法殖民当局不同意保大皇家编制,也送到蒙阳。

  至1950年1月底,退逃越南的国民党军共33400余人。

  此后,又有蒋嫡系余程万留滇东南游击的272师残部2000余人,遭解放军追剿,逃到中越边。1951年7月12日偷渡红河时,为胡志明武元甲越盟武装伏击,师长余启佑也坠河死。过河入越后,只剩1023人,由师参谋长张亚龙率队,于1951年7月底抵富国岛。

  国民党军入越,周恩来在北京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法越当局,指出导致一切严重后果应由法方承担。

 
 转运台湾

  1950年上半年,驻印支法国殖民军与越盟战事失利,蒙阳及莱姆法郎处战火边沿又毗近广西,法军感受中共军队和越共武装的威胁,乃将入越国军迁禁于西南边远的富国岛,住阳东、介多两营区。1950年8月14日至9月3日,遣船南运。

  富国岛东邻暹罗湾,面积600余平方公里,相当于4个大小金门岛;有居民8000,其中华侨近千人。该岛位南海与印度洋交界处,战略位置重要。富国岛气候炎热,蚊子特多又凶,病流行。岛上山区系原始森林。国军官兵头一件大事是向大自然斗争。火烧烟熏,填沟平洼,伐木取藤,兴建成片茅棚房栖身,大力开发,使富国岛渐离不毛。

  1950年3月,黄杰派员返台湾向蒋介石报告情况。4月13日,蒋致电台湾“驻河内总领事馆”转黄杰诸人慰勉,孤军远寄艰苦备尝,并发犒赏金两万美元。国民党军迁居富国岛前,朝鲜战争已爆发,美海空军协防台湾,予蒋军援经援。蒋介石政权起死回生,于1950年10月派“国策顾问”林蔚上将、“总政治部副主任”胡伟克空军少将一行专程赴富国岛宣慰。自此,留越官兵处境生活有改善,可领衣服、书籍、药品,每人每月发越币30盾津贴零用。此后,不时有台湾“立法委员”、“国大代表”及社会名人来慰。富国岛地近芽庄旅游胜地及柬埔寨金磅逊港,亦有欧美游客政要闻讯来访。羁越官兵保持了建制和中国人的尊严,与岛民相处和睦,更受西贡堤岸、河内、顺化华侨出于同胞爱心的照应。

  1950年12月,蒋介石任命黄杰为“留越国军管训总处司令官”,辖三个管训处,下设总队、大队、中队编制相当于团、营、连,学习训练生活有序。

  黄杰部组织进山伐木,建好民房营舍,造好可容2500人的木棚中山堂;对军官士兵轮训,以木制坦克、枪炮练兵;开办国文及英法日越语进修班;开办中华学校、豫衡联中(师资有的是),培育随军小孩、学生,岛上华侨也送子弟入学;办起油印《护国报》;组建了中州豫剧团(台湾海军陆战队飞马豫剧团的前身)。修整富国岛阳东机场,已可起降中型客机。黄杰诗《富国行》,有“编茅以为屋,削木以为兵,晨兴闻号令,夜半有书声。征衣慰游子,温于父母情,长幼皆有序,众志可成城。”

  当朝鲜战争扩大,华盛顿和巴黎曾多次磋商留越国军处置问题。美方提议,武装部分国军加入与越盟作战。法国顾忌由此会引发中共军队介入越法战争而拒之。法国未能强制国民党军遣返大陆,又不送去台湾,欲用作棋子,望取法国外交利益。而留富国岛国民党军逐步适应环境,力争早日到台湾。

  早在1950年10月,林蔚赴富国岛宣慰时,曾到西贡与法殖当局商洽,和驻印支高级专员比荣谈判,不得要领。1951年春,法军在越北惨败,巴黎特派名将塔西尼中将接任法军总司令兼印支高级专员,对台方及通过美国所提转运台湾事,塔西尼拒绝考虑。1952年4月,台湾“国防部”成立专案小组,密商对法交涉、接运督导、划拨安置事项,加速运作。而由台湾“驻法使馆”与法国外交部交涉及台“外交部”与巴黎驻台北代办罗嘉凯多次交涉,不成(北京与巴黎于1964年始建交,互派大使)。黄杰众官兵乃策划于1951年12月25日,圣诞节,举行大规模绝食行动,以引起国际关注。

  12月25日当天,万余官兵和眷民齐集阳东机场,灶具列一旁,锅底朝天。驻富国岛法军早有准备,将枪炮锁入军械库,表示任由华方处置。从岘港、金兰湾派来法舰在富国岛周围监视,法战机低飞示威。午后,终于出事。一士兵因仇恨法当局苛待,冲入法军营房,夺下卫兵枪支并刺伤该法兵。事发后,双方冷静处理,未有更大冲突。

  1952年,塔西尼病亡,由黎多诺接任,林蔚再访越南商洽,黎多诺原则同意。1953年初,巴黎政府正式通知台北驻法“临时代办”段茂澜,同意富国岛华军赴台。黄杰秘密赴台报告请示,安排接运安置作业(取名“富台计划”)。特在台北、桃园、台中、左营、花莲分别建好“富台新村”。

  1953年5月14日,参谋总长周至柔上将电告黄杰“留越国军即全部船运台湾归国,第一批船15日出发”。由海军派舰艇载运,头批三舰艇于5月23日抵阳东,共七批次船运。至1953年6月28日,管训总处在列32457人,除千余人自愿留越外,三万余官兵眷属及平民抵台,分赴新岗位,开始新的人生,为祖国宝岛建设作贡献。留越官兵眷民因恶劣生活环境水土不适缺医少药,死亡者千余人。

  黄杰回台受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信任,先为台湾北区防卫部司令官,升陆军总司令,晋衔一级上将。又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国防部部长”诸要职。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